艺术家专栏
张贵东:画风古韵蕴新风
浏览记录:193 |发布时间: 2020-10-29 |【字号 字体: |

水歌作品

吴老满与水歌

初识张贵东,是在郎寨。当时诗人王强在贵阳阿哈湖湿地公园里面搞了一个布依族特色餐饮,我们叫它郎寨。这里经常会有他的一帮诗人画家艺术家朋友来郎寨聚会。有一天广东东莞的农夫来了,并且带来一帮朋友。其中有一个五大三粗,皮肤墨黑,剃着光头,穿着有点像出家人的,给我印象极深。王强介绍说他叫张贵东,朋友圈里都习惯叫他水歌,是我们贵州著名的花鸟画家。但我初见他那副尊容,觉得他真不像一名画家,倒像是一个从武台山跑出来,然后去打家劫色的绿林好汉。

水歌作品

其实他还真不是像他外表长得像绿林好汉一样的鲁莽汉子,而是一个出身军人家庭,从小就是根正苗红的共产主义接班人。他父亲1938年参军,是属二野杨勇的部队,曾参加三大战役,还有台儿庄,孟良固等一系列大战恶战,是一名久经沙场,为解放全中国出生入死的英勇战士。1949年随着解放大西南的一声号令,他随二野部队南下,来到贵州铜仁地区参加剿匪。当时他母亲是思南县一名妇女干部,在工作中与他父亲相识相爱,并在玉屏结为夫妻。后来他父亲调到铜仁,任铜仁军分区副司令员。

张贵东是在玉屏出生的,儿童时期是在铜仁度过的。1967年,文革开始实行军管,他父亲调到了贵阳军管会任军代表,母亲调到贵阳市政府秘书处工作。他也就随着父母亲来到了贵阳,并且扎根下来。小时候,他在部队大院里生活,养成了一切行动听指挥,不敢乱说乱动的性格。到了贵阳,离开了部队大院,住进了城市的巷子街坊里,与街上的一帮年龄相仿的青少年混在一起,他感觉生活一下子变得无拘无束了,变得又有趣又好玩,实在是鱼归大海,可以海阔天空任自由了。这样他身上也少了一点部队大院子弟的傲慢与孤僻,多了点与社会通融的良好习气。

水歌作品

在那个年代,对他们这些不谙世事的孩子而言,玩是最开心的事。学习对他们来说是最提不起精神的。他对数理化最觉得头疼,但对绘画好像从小就喜欢。1978年,他得知龙井路小学有一个绘画培训班,他马上就赶过去报名,他们这个班的指导老师是尹光中,董克俊。这俩位贵州当代著名画家成为了他的启蒙老师。到了1980年,他又拜贵州当代著名画家黎培基先生为师,专门跟着他学习花鸟画。在他前期学画过程中,能够相继得到这么多贵州当代书画名家的提携指导,真的是太难得了。这也可以说是他的幸运。

有了良师引路,他的学习绘画的兴趣更浓了,进步也更快了。当然他的社会交往的范围也更广了。那个时候的年轻人都对数理化不感兴趣,而诗歌,音乐,绘画等艺术形式在社会上还是比较吃得香的。所以,当时他凭着画得一手好画,广交了不少趣味相投的朋友。比喻说有诗人王强,农夫,吴立忠等,还有画家田原,岳黔川,张同霖等。他们那帮七十年代就在贵阳混在一起的,臭味相投的难兄难弟,没事的就在贵阳的大街小巷瞎忙瞎转。当然他们画画的画画,写诗的写诗,对自己的兴趣爱好一点都没有荒废。到了八十年代,还别说一个个都混得风生水起。只是在那个时候,他们天性活跃好动,又一个个自恃有才有貌,相互之间抬碗损友的趣事,一点也没有少干。听水歌讲起来,那就是一个得意洋洋,津津有味。有好多什么拔钉子,炸坝的故事,把我都听得一楞一楞的,好不羡慕。

刘帮一、水歌、尹光中

张贵东从来就不是一个安份的人。他1980年高中毕业就进了贵阳市政府秘书处,成为了一名国家公务员。这在当时可是一个人人羡慕的好职业。可是他工作了不到两年,就毅然决然的辞职了。干什么去了呢?他跑到四川美院进修绘画艺术去了。

学了一年多,他回到贵阳,进了一家企业搞装潢设计,干了一段时间,觉得太枯燥了,又辞职回家专心画画了。1983年,贵州当代著名画家书法家方小石先生看了他的画,很是喜欢,于是也经常给予他一些指导。可以说张贵东从学画开始,他的起点还是比较高的。遇到的良师都是贵州美术界的名家。在他们的提携指导下,他的绘画技艺突飞猛长。到了1985年,他就获得了西南三省美展的金奖。他对花鸟画也更加入迷了。

水歌作品

但是,现实是残酷的。一个人首先必须要解决了温饱才可能搞你的艺术。在那个年代,艺术是买不了钱,你画得再好也没有人来买你的画,也就解决不了他的温饱。他辞掉了工作,没有了生活来源。他只有一边干一些填饱肚子的活路,一边搞他的艺术创作了。那几年,他开过肠旺面馆,在民生路莱场摆过烤鸡摊摊。他开面馆,一天可买出去几千碗,他摆烤鸡摊,帮他杀鸡的师傅就有七八个人。你们说这生意算可以了吧?但他心里始终装的是他的艺术梦,这生意赚点钱只是为了糊囗。所以赚了点钱他又歇手不干了,又去搞他的艺术创作去了。

水歌作品

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,为了画画搞创作,可能是把他赚的钱花光了,他的生活又没保障了,他只好又开始搞米粉加厂去了。当年全贵阳米粉店里面的米粉,有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由他来供应的。同时他还搞了一个生产矿泉水的水厂,都是做得风生水起。

这个时候,就有朋友开始喊他水哥了。还有朋友就说,你张贵东这么多年边做生意边搞花鸟画创作,活得自在活得精彩,就像一条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,并且是边游边晿着歌的鱼。你干脆把你的笔名就改为水歌好了!这笔名确实是代表了他的生活个性和他的执着追求绘画艺术的精神!从此,在江湖上和画坛上,就多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“水歌”的花鸟画家了!

王世杰副省长参观水歌的画展

当然,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你们说水歌是不是一个搞经营做生意的人才。如果他专心一致的做他的生意,也可能他早就是我们商界的成功人士了。但这个世界上最没有提前设想的就是“如果”。只能说他就是一个为艺术而生的人。现在他已经是全心身投入到了对花鸟画艺术的学习与探索之中去了。

他从2000年左右开始,就潜心学习八大山人,吴昌硕,潘天寿等艺术大师的技法和他们的艺术风格。在这个学习过程中,他更加深刻体会到了我们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精深博大,也更加领会到了我们在学习与探索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过程中,也要追求自己的艺术特色与风格。虽然这条艺术创新之路非常艰难,但我们还是必须要持之以恒的去做。只有这样,才真正的把我们中国传统绘画艺术传承与发展下去。

水歌作品

水歌就曾多次対我说,中国画必须要讲传承,但又必须要有创新。要有自己的特色。虽然难但一定要去坚持。他的花鸟画就不局限于师承某家某派,而是直接专攻学习八大山人和吴昌硕。同时又广泛师法历代花鸟画名家之长,将传统的笔墨技法加以变化,又注重师法造化,从大自然吸取创作源泉,并完善表现技法。

他的作品笔法流畅凝重,用墨大胆滞拙,尤长于乱中求序,丰富多彩;用墨浓淡干湿,或笔简墨淡,或浓重滋润,酣畅淋漓,极尽变化;构图新奇,或全景式场面宏阔,或局部特写,景物突出,变幻无穷。画风新颖奇异、苍劲恣肆、纵横排奡、生意盎然。其花鸟,兰竹,亦不拘成法,自抒胸臆,笔墨爽利峻迈,淋漓清润,极富个性。

水歌作品

他虽然生活在贵阳,学画在贵阳,但在贵州他还真的算是一个独行侠。平时他主要还是独守在家专心画画,很少与外界接触。但是一旦看到他喜欢的画家的作品,特别是画坛名家大家的作品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有一次他去农夫家,看到他家墙上挂了一幅八大山人的日历,他激动不己。观摩了很久,想开口借回家去临摹,但总是没法开口。回到家了,躺在床上仍然在想着那挂历。到了深更半夜,他实在是忍不住了,光着脚又跑到农夫家敲门。农夫开门一看是他,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,不然这么晚了怎么可能跑过来。他一问才知道是为了那幅挂历而来。农夫都深受感动,立刻取下挂历对他说,你别说借了,这挂历就送给你了!水歌抱回家,大半个月不出门,就是一心临摹大师的作品,细察大师作品中的技法。他就是这样一个对艺术特别痴迷的人。

水歌觉得一个画家不应拘于一城一地,而是应该走出去。他几年前就曾多次来往于深圳和广州等地。在那里举办画展。曾有一次在深圳的个人画展上,见一穿着朴实的老人来了,在画展上转悠了好几个小时,有时会停留在一幅画前认真观摩很久。直到下午,他走到水歌面前,问他这些画买不买。水歌看到这老人穿着朴实,也感觉到他确实喜欢自己的画,于是说:“老先生,这画我不买,如果你看中了哪幅我可以送给你。”

那老人说:“我看中了这里全部画作,你都买给我可以吗?并且今后每年我预定30幅你的作品。”就这样,他在广东有了一个长期客户,每年他都要去广东搞一两次画展。而他的花鸟画在广东的名声也越来越大,并且得到了京城画界的高度认同。但在贵州却还没有太多的人知道他的花鸟画的艺术价值。他也就真的成为了一个墙里开花墙外香的贵州花鸟画名家。

水歌作品

有人说,看水歌的画,最好不要去联想他这个人。因为你如果只见他这个人,是没办法想到那么美的画作是他画出来的。但要我说,他人长得好像粗野了点,可他的画却古韵古意蕴古风。其实,这就是张贵东独具的画风,也是能够让人记忆特别深刻的名片。张贵东的国画题材丰富,其中花卉草虫尤其为人喜爱。他的画作基本上篇幅都不很大。但不管幅面大小,不管画面简单还是复杂,他都能提纲挈领,驾驭自如,笔下简而不空,繁而不乱,画得又那么轻松惬意,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,逸笔草草的表象下藏着进退自如的从容。

尤其难得的是,他的画每一笔看似随意,实则谋局在心,挥笔之间大大方方,光明磊落,绝无敷衍苟且之处,所以每一笔都可让人咀嚼玩味,而且愈品愈有味道。他一直保持了传统中国画的笔墨特色,创作出既有时代精神、又有地方特色、气氛酣畅热烈、笔墨劲爽豪纵、色彩鲜艳明亮、水分淋漓、晕染柔和匀净的现代绘画新格局。

水歌作品

水歌的花鸟画很有古风古韵,深得雅俗共赏之誉。文人书卷气不是他追求的主要目标,他追索的是文人与民间两种审美情趣的中和与交融,笔墨精熟而潇洒,拙而写意,动态如生。大家一般都称他的作品为“大写意”,以区别于逸笔草草、以拙稚简括为特色的”小写意。”

古韵,是一种旋律,是一种音乐感的节奏,而这韵律又是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,观画如赏月品茗之韵味。

古意,是一种意境,也是中国历史上那些文人骚客通过诗歌,音乐,绘画融造出的一种文人意境,有时显得高雅,有时又显得粗旷古远而令人玩味无穷。

古风既古代名士之风,古人之风,亦指质朴淳古的习尚、气度和文风,,也指质朴的生活作风,水歌就是这么一个不拘小节,豪爽不羁的人。他在生活上拔丁炸坝,对酒谈歌,好不快活;他在艺术创作上,纵情挥洒,只为心境心意之舒坦,更为艺术精神之奔放!此乃水歌为人之本性!亦为友朋赞之不绝的豪杰本色!

水歌作品

水歌作品

有那么一个女孩,他父亲吴立忠是我本家好兄弟,也是一位优秀的书法家。他的小楷书法在贵州来说应该是堪称前列的。他女儿自小拜贵州古琴名家,省古琴学会会长吴若杰先生为师,后又从贵州茶艺大师学茶道,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。他父亲曾想叫她学习中国传统绘画,但她都不感兴趣。

这次他从北京归来,带女儿去水歌家玩。她一进门看到水歌的花鸟画,一下子就提起了她学习的兴趣。回到家她就父亲说,她想拜水歌为师,想好好跟着水歌学习画花鸟画。于是,立忠给水歌电话,转达了女儿想拜他为师的意思。水歌看在多年老友的份上,也是看在他女儿聪慧内秀的资质上,同时更是为了传承中国传统国画艺术的意义上,他满口答应了。就在2020年10月18日,我们一起见证了一场隆重而又庄重的拜师仪式。从这一点来看,我们也可以感受到水歌花鸟画的艺术魅力!

水歌收徒仪式

作为贵州省民革中山画院副院长、广东岭南艺术学院(研究员)特聘教授、中国艺术家对外交流中心注册画家、中国书画院贵州分院副院长的张贵东(水歌),他的创作正处于当画之年,他的花鸟画的风格还在探索变化之中。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,他的创作风格确实又有了一些新的变化。变得更加的重墨重彩,用笔更厚重,苍古,笔墨更加讲室简洁生动,在创作中寻找新的墨韵和神彩。他追求一种高远意境,试图达到一种物我俩忘,人画合一的境界。这是一个画家追求完美的精神。这更是我们每一个人在不同行业都需追求完美的精神!只有不断的去追求,这个世界才会更加进步,更加发展,才会更加的美好!

吴老满

2020.10.28于贵阳

作者简介

吴老满,湖南长沙人,本名吴振武。1985年毕业于中央电大汉语言文学专业,2000年毕业于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法律本科。1989年下海,1991年曾创办珠海星光制药有限公司。2003年来贵阳创业,现为贵阳福万家大药房有限公司董事长,贵州省药品零售行业商会执委。

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吴老满就与友人在长沙创办《希翼》《田野》等民间刊物。当年曾写下大量的文学评论,2018年出版文学评论集《随心而忆》。

推荐新闻
最新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