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专栏
张琦:泼墨春雨更润花
浏览记录:175 |发布时间: 2019-04-23 |【字号 字体: |
image

张 琦

画家档案

字质璞,号漱石斋主。1957年生,山东潍坊市人。

国家高级工艺美术师、山东当代花鸟画院副院长、山东经纬美术馆副馆长、中国艺术家展览馆签约画家、新华书画·山东画院院士、山东明星传媒特邀画家、山东省工艺美术协会理事、山东省书画学会会员。

擅长大写意花鸟,优善画鸡。创作追求对物象的大胆张扬,以风骨为体,变化为用,借如疾风快雨的笔墨,捕捉心灵稍纵即逝的情感顿悟,通过飞扬的神韵、生动的笔墨,从而达到人与自然相融,物我一体的境界。

艺术作品先后在《中国报道》《齐鲁文学》《经纬艺术》《企业党建参考报》等报刊和“中国第一时间”、“中国新闻在线”、“山东新闻”、“九州艺术网”、“潍坊电视台”中国画都展览馆等30多家电视、网站专题报道。

2016年三幅国画作品入选第六届中国画节,国画作品被国内外艺术机构和友人收藏。



image

富贵春 138×68cm


泼墨春雨更润花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访写意花鸟画家张琦


■ 窦 洁

潍坊日报副总编辑


一场春雨,一点儿都不蒙蒙,也不细细,从早到晚哗哗啦啦,下得酣畅淋漓。

这一天,见到画家张琦,反差如是。


image

醉春风 68×68cm

小立领的中山装,挺拔颀长,眉目清秀,不像年过六旬“老画家”,倒像是武侠小说里面的白面书生。这样的书生出场,应是掏出一把白折扇,在掌心轻顿几下,目光一凛,啪的一声,却见展开的扇骨竟由生铁铸成……

image

春满园 138×68cm

还看张琦,展开四尺整宣,大笔重彩,几个抖腕,只用一笔,一朵活泼泼的牡丹便在纸上洇染生动开来。笔随意走,不勾不勒,起笔浓烈,渐行渐淡,澄紫的花,蓝蕊金粉,看上去很有质感,润而透。虬壮的黑色枝干,搭配黑色山石,色彩热烈而烂漫。最妙的是,收笔前,轻抖笔头,让金色花粉轻轻散开,飘空中,落花枝,画面瞬间充满动感,似有微风吹过,又好像春日暖阳下,有游人飘飘衣袂和惊艳的眼神。


image

大吉大利 68×138cm

再文绉绉的画家,如果是大写意选手,豪放大气便在骨子里了。看张琦案前移形换步,嘴里还念叨着浓淡干湿点线面,但笔下实际没受什么拘束,理论的内容早已溶于心,伴着激情化于笔端了。含笑泼墨,画得舒展洒脱,很是自在,真如公子舞铁扇,文气武意搭得好。

image

大吉大利 68×138cm

一个画家,画天画地画山画花,实际都是在画自己。他创作的画面和意境,喜用的色彩和构图,是他心象的倒影和审美的再现。有时似乎是为取悦观者,实则首先是在取悦自己。张琦喜画牡丹、公鸡、向日葵,大吉大利,欣欣向荣,富贵阳光,溢于纸面。听张琦的成长经历,从不谈什么苦难,连不开心的事似乎也不多。

image

吉祥平安 68×138cm

他高中毕业时,正好文革结束,上学期间不幸没学太多东西,但有幸的是,出生在潍坊这个书画氛围很强的城市,有大把时间可以干自己喜欢事,比如画画。初中时他借到一本《芥子园画谱》,整整画了一年。潍坊一中老校区后面生产队的菜园子,他至今念念不忘,饱满的向日葵,篱笆上白紫色的扁豆花,都是他画笔下的常客。在学校里,爱画画的他自然是宣传骨干,画了不少领袖人物,练就了不错的西画底子。

image

金猪值岁 68×68cm

19岁随父亲调动到济南后,也因着爱画画,他学了建筑设计。在山东省邮电设计院画了十几年的建筑图纸,为威海荣成设计的邮电大厦,以海边风帆为形象,曾获过部级大奖。数以千计的图纸设计,让他对构图、透视关系,甚至是画面的一些小细节,都把握严谨,有着“职业病”般的要求。这些训练对他的国画创作有着深远影响,不过也让他对国画方向的选择上有了新的追求。在山东联通工作期间,公司每年都会组织一两场全省大型书画展,作为主要承办人员,每年的这个“作业”也让他不间断地对中国画有了更深的研究和学习。平日细细琢磨八大山人、徐渭、吴昌硕、潘天寿等大师的作品后,他从小写意入手,逐步向大写意挺进。

image

向阳花 68×68cm


image

双寿图 68×68cm

中国画最讲究的是意境,构图、笔墨尚在其次。而他也想摆脱平日图纸设计的樊篱,挥洒一下天性,高兴的时候画几笔兰叶舒展,烦的时候抹几杆飒飒青竹,风清云淡的好日子还是画牡丹。朋友小聚,几杯好酒下肚,再看他画的大公鸡,脚干特别粗,精神特别足,扭头摆尾,昂首阔步,有点夸张,但不变形,那骄傲的劲头像要从画里跑出来。藏家都喜欢他的富贵吉利图,看中的就是这满满的气场。随着技艺的成熟,他的作品也得到不少肯定。国画《沙浴》被国家部委定为出国代表团选用礼品;《雄鸡图》入选2009年“时代经典——中国当代国画名家展”;三幅国画作品入选“齐风儒韵——2012当代中国画名家邀请展” ,同年,画作《墨牡丹》被山东新闻美术馆收藏。

image

墨牡丹 138×68cm

画画是生活,是乐趣,但经年累月,如果没有突破,不断重复自己,就不怎么开心了。当技法不是问题后,思路有了瓶颈。张琦在创作中运用了不少西画的技法力求创新,困惑的时候跟女儿探讨,写意国画的前途何在?作为动画专业的研究生,女儿认为“不乐观”。张琦却不这么认为,中国画走到今天,正是不断借鉴、创新、传承的过程,齐白石局部工笔和写意相结合是创新,吴昌硕用大红大绿是创新,郭味蕖重彩和泼墨相结合更是创新。国画的魅力就在于,色彩笔墨是变幻无穷的,同样一朵花,在不同的画家笔下会体现出不一样的气韵和美丽。如同庄子的“吹万”论,风本没有声音,但经过万窍,天籁各成。每个人都有不同传播力,只要你肯用心用力。

image

绿荫下 68×138cm

还是画牡丹,张琦开始彰显自己的思考。注重突出枝干,长一尺退八寸的生长方式,枝干遒劲的节奏感是许多画家忽略的,而老干与山石的结合让画面更加稳重充实。画叶子,从背面着色,不用绿色,用自己喜爱的蓝,反衬出的叶型厚重而雅丽。最后的点金洒粉,则让画面更加灵动而灿烂。


image

灼灼 184×68cm

image

贵气凝香 68×138cm

潇潇春雨中,张琦徜徉在自己的牡丹花丛中,笑称,都说画牡丹俗,其实牡丹有什么雅俗之分,只有看它的人有吧。

对呵,心里有什么,就能看到什么。盛世繁花,如何不美。

image

风雪行 68×138cm

推荐新闻
最新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