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专栏
刘晓蕾《醉里挑灯看红楼》南京先锋书店分享会空前火爆
浏览记录:3411 |发布时间: 2019-09-12 |【字号 字体: |

《醉里挑灯看红楼》南京先锋书店分享会现场


刘晓蕾《醉里挑灯看红楼》新书分享会

主讲:刘晓蕾 
对谈嘉宾:闫红(著名作家)、傅元峰(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、博导)
主办: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出版社、南京先锋书店


刘晓蕾,作家,现居北京。《文汇报》专栏作家,《腾讯·大家》高人气专栏作家,北京理工大学“最受欢迎公共课教师”,南京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博士,著有《醉里挑灯看红楼》。

9月8日下午2点半,南京先锋书店五台山总店,刘晓蕾携新书《醉里挑灯看红楼》,与著名作家闫红、南京大学教授、博导傅元峰进行了一场有趣的“互撕”式分享会。

三位嘉宾落座,现场已座无虚席,还有几十位听众选择一站到底。


刘晓蕾(左一)、闫红(中)、傅元峰(右一)


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、博导傅元峰首先抛出一个问题:谈谈宝钗。

刘晓蕾笑言,这个问题很好,因为宝钗是《红楼梦》里最复杂的一个人物。《醉里挑灯看红楼》这本书,两篇写宝钗,还没说透彻。

刘晓蕾认为宝钗是典型的中国人:能把一个小型的自嗨的诗社活动,做成大型家庭聚会,她最关心的是不能得罪人。这当然是一种能力,但同时也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了。对这种做法,我们中国人往往心领神会。

闫红表示不同意,她说诗社要花钱,现在大家做个活动也要聚个餐,后来王熙凤还赞助了50两银子,不然诗社就开不下去。


刘晓蕾(左)和闫红在友好而坚定地商榷


刘晓蕾说,第一次海棠社,并没花钱,文青聚会,一杯清茶可有可无。但宝钗把湘云起的“菊花题”,做成一个全家吃螃蟹的活动,做大做强,往后的诗社也就开始花钱了。

至于宝钗和探春在“改革大观园”的表现,刘晓蕾和闫红,对宝钗的评价也不同。

诸如此类的“互撕”“互呛”不断出现。刘晓蕾笑言,这是“友好而坚定的商榷”,现场听众兴致盎然,纷纷表示有料、刺激。


分享会火爆的现场(一)


刘晓蕾认为,王熙凤能“看见”小红,破格提拔她,宝钗却认为小红人品不好,相比之下,王熙凤更识人,更有现代性。

刘晓蕾把《红楼梦》里的人物分为“有用之人”,“无用之人”。有用之人,比如王熙凤识人,有专业性,探春做事理性,有分寸。而宝玉黛玉,是无用的美好的灵魂,是大观园里的哲学家。黛玉葬花,宝玉恸倒,是“向死而生”,活得勇敢而鲜烈。

她补充说,这样一个聊红楼的下午,也是一个无用而美好的时刻。

闫红则对宝钗有更深切的体贴,认为宝钗看不上小红,很正常,谁都有看不上眼的人;而宝钗对生命的无常,必然的破败,了然于心,她看透一切,一直在为最后的结局做准备,所以对人生不抱幻想,谨慎自苦。

现场反响热烈。话题转到《金瓶梅》,刘晓蕾跟很多金学研究者不同,比如田晓菲、格非都认为金比红更好。但刘晓蕾认为,读了《金瓶梅》,更觉得《红楼梦》好,这也是《醉里挑灯看红楼》最后一篇文章的题目。


分享会火爆的现场(二)


傅元峰教授抛出一个有趣而刁钻的问题:刘晓蕾、潘金莲、王熙凤有什么相通点?

刘晓蕾回答道,我、潘金莲、王熙凤都有一个沉重的肉身,都有欲望。潘金莲不知自省,一路被欲望追赶,最后被杀。王熙凤也是,有权力欲,金钱欲,最后也是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。

最后闫红坦言:当有人观点跟我一致,写得好,我开心;当有人观点跟我不一致,写得不好,我也开心;刘晓蕾的观点跟我不一样,但又写得好,我是百感交集,最后强烈推荐《醉里挑灯看红楼》。

傅元峰教授总结道:这样一个火花四溅的,充满文学现场感的分享会,实在太难得了。只有谈论《红楼梦》,才会有这样奇特的魅力;读《红楼梦》的人,就是这样美好。

1个半小时的分享会结束,大家都表示意犹未尽。120本《醉里挑灯看红楼》一售而空,现场签售,排起了长队。

现代快报的记者陈曦表示:这是先锋书店开埠以来最热闹(至少也是前三)的一场新书分享会了。先锋书店的策划经理李新新也说,分享会上,新书售罄,从未有过。


分享会火爆的现场(三)


最后附上《醉里挑灯看红楼》的书评:

著名作家潘向黎说:晓蕾说红楼,其实是说人生——说感情,说性灵,说处世,说人的高下,说梦想的差别。

听晓蕾说《红楼梦》,因为她说得爽利痛快,酣畅淋漓,肝胆相照,活色生香。还因为她让现代人文理念照进红楼,谈笑之间抵达中西合璧的风雅之境,令人心驰神往。

南京大学教授朱丽丽说:她写的文章好得不像一个博士写的,不像一个哲学出身的文学博士写的。关于她,有三个关键词:少年气、侠气和梦中人。

著名媒体专栏作家黄佟佟说:哪里来的一个刘晓蕾?简直是横空出世,惊为天人。我读了她的两篇文章,一篇写宝玉和西门庆,一篇写妙玉,立马把她列为我最喜欢的作家list。


南京先锋书店刘晓蕾新书展台


刘晓蕾《醉里挑灯看红楼》南京先锋书店分享会海报

推荐新闻
最新新闻